《江湖儿女》:斌哥怎么有颜面回大同?

凯发国际官方网址

2018-10-07

■吴玫知道贾樟柯新片《江湖儿女》女主角又是赵涛,忍不住在朋友圈里吐了个槽:又是赵涛!“是且仅是,没有办法”,是一个好友的回应,可见,不是我一个人对赵涛的演技有偏见。

贾樟柯就这样一意孤行地认准中国女演员中只有他太太赵涛才能担当起他作品的女主角,有意思的现象就出现了:我们从《小武》《站台》《任逍遥》等等贾樟柯早年作品中建立起的对贾樟柯电影的信任,让我们不肯错过他的每一部作品。 但是,又真不想接受贾樟柯的电影就是赵涛的电影这么一个等式,《三峡好人》《二十四城记》《山河故人》中赵涛的表演,好在哪里?《江湖儿女》的多幅海报,设计得真不错。

就算有人物的几幅,赵涛扮演的巧巧,也不在正中央,于是,便自以为是地认定,《江湖儿女》的主角是廖凡扮演的斌哥。 自以为是的结果,一定是自讨没趣!这还是一部贾樟柯特意为爱妻赵涛打造的电影。 电影抓取了新世纪至今的3个时段,2001年、2006年和2018年。 大同、奉节、大同,是三个时段故事的背景,但主角只有一个,巧巧。

也就是说,贾樟柯的《江湖儿女》用三个篇章完成了一个女人是怎么从江湖的女人变成江湖女人的蜕变。

2001年到2017年,16年,对经历平淡的女人来说,只是平滑如水的脸庞变得布满了细密的皱纹,对巧巧,这17年可谓天翻地覆。 2001年,齐眉前刘海修饰的清汤挂面短发及肩,这时候的巧巧是江湖浪子斌哥的女朋友,她的愿望是斌哥能娶她为妻和为因煤矿不景气而无能为力的老爸爸买一间房;2006年,为斌哥坐了5年牢后,出狱那天不见斌哥的等候只能自己找寻到奉节的巧巧,梳着马尾辫,愿望是能与斌哥重归于好,哪怕斌哥能够看在她为他坐了5年牢的份上与她重修旧好,她也接受;2017年,巧巧已是一头披肩波浪长发,这种发型的巧巧,俨然接管了斌哥当年在大同的生意,对,被爱情抛弃的巧巧只好变成江湖女人,除了为自己挣到了体面的日子,还有能力收下瘫痪了的斌哥,帮助他康复,直至电影收官。 三个组成部分里的巧巧,三种造型三种完全不一样的角色定位,贾樟柯担纲编剧的《江湖儿女》,为了妻子能够凭借演技绽放银幕,真是费尽心机。

那么,赵涛是否兑现了丈夫的期待?有人评论说,这一回赵涛演得不错,我则觉得不尽然,除了她挣脱了此地女演员过度计较自己银幕形象的藩篱,就这么素颜出现在2006年尤其是2017年的戏里,巧巧并不比《三峡好人》中的沈红和《山河故人》中的沈涛好,甚至,没有区分度。 不过,我更想在这里讨论的问题,是廖凡扮演的斌哥为什么要在背叛了巧巧10年后,腆着脸回到大同。 说廖凡是腆着一张脸回到了大同,是因为《江湖儿女》为这个角色设计了这样的前戏:2001年,斌哥在大同是雄霸一方的江湖浪子,房地产开发商都要敬他一尺,江湖上的蝇营狗苟,更是拜倒在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威严下。

秀出于林必摧之,斌哥也遭人嫉恨,一截水管没有让他伤筋动骨,那么好,一场预谋好的群殴差一点要了他的命。 假如不是他的女朋友巧巧在关键时候朝天鸣放的那两枪,斌哥恐怕已是黄泉里的冤魂。 女朋友为了他摸出他私藏的手枪朝天鸣放了两枪,女朋友又为了他咬死了枪是自己的从而获刑5年,按理,巧巧刑满释放后斌哥应该满足女朋友当年的愿望,娶了她,可这个江湖落魄儿却躲在奉节避而不见寻夫而来的巧巧,直到巧巧用计将他逼出来。 巧巧用计把斌哥逼出来又能怎样?昔日那个一拳扫倒一众喽啰的斌哥,豪气尽失地承认自己已经移情别恋。

这样的男人,尤其是有过江湖浪子前史的男人,于2017年因饮酒过度将自己喝成了只能坐在轮椅上的人,怎么还有脸重回大同寻求巧巧的帮助?名为“山河小岁月”的微信公众号,在《江湖儿女》上映的第一天就发布了一篇题为“如何做大哥的女人?”的长文,试图为斌哥的行为做“早已有之”的注解。

文章中,作者告诉我们,佘爱珍将吴四宝扶上“高头大马”后而被吴四宝“断舍离”,“没有哀求没有指责”;文章更是用很长篇幅讲述了黄金荣和林桂生的故事,说黄金荣在林桂生的辅佐下成为江湖一霸后,像所有男人一阔脸就变的戏码一样,黄金荣喜欢上了露兰春。

得知真相后,林桂生也像佘爱珍一样不哀求也不指责,只给了前夫几条提防小女人的建议后,便下堂而去。

而当黄金荣与露兰春的姻缘确如林桂生所预料的那样以黄金荣破了财跑了露兰春为结局时,不哀求不指责的林桂生没有落井下石,只依着一个江湖女人应有的分寸活到了人生终点。

“山河小岁月”推送此文的意思是,看起来“江湖儿女”一词中“儿”在前似乎江湖上唱着主角的永远是男人,电影《江湖儿女》看似也让斌哥唱着主角。 可是,好戏通常在后头,从确有其人的吴四宝、黄金荣到虚构的斌哥,他们的人生末路无不印证着一个不便明说但一贯如此的事实,那就是江湖男儿的定海神针是真爱他的江湖女人。

这也就能够回答本文用作标题的问题了。

斌哥怎么有脸回大同的?脸,是衣食无忧之余才会考虑到的生存底线。 瘫痪了的斌哥被曾经死乞白赖追过他的林家燕弃之如敝屣以后,他的首要生活目标是活下去,而在他因为饮酒过度而瘫痪以后谁还是那个能让他活下去的人?只有已从想成为他的女人蜕变成江湖女人的巧巧。

这,岂止是江湖上的生存法则?这个社会不就是由巧巧这样坚忍不拔的女人支撑起来的吗?那么,在巧巧的帮助下又能重新行走的斌哥,何以在2018年元旦这一天用一条微信与巧巧告别后便不见了踪影?那是又一幕“江湖儿女”的开场戏。 所谓人类生生不息,这也是一条注解:满血复活的男人总以为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已然看透世事又乐在其中的女人们,或许会静静地等待男人的下一次回归,但更可能的是她们决不会再这样等待任何男人了。